用友BIP,这是噱头还是数字化的解-erp-王文京-运维-云服务_网易订阅

用友BIP,这是噱头还是数字化的解|erp|王文京|运维|云服务_网易订阅
随着消费方式、生产模式等商业环境的改变,企业数字化转型已成共识,但当前企业的核心需求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流程优化和提高效率,而是如何快速地响应市场,进行商业创新。作为行业龙头老大的用友给出了市场答案——BIP(商业创新平台),这究竟是噱头还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解? 作者 |曾嘉艺 编辑 |韩忠强 经历过疫情的我们,比以往更深刻地认识到数字化的意义,尤其是企业。 相较于我们所熟知的互联网、消费行业以及电商直播等商业形式,企业服务这条赛道不仅是根硬骨头,更是一门“有门槛”的生意。做财务软件起家的用友已深耕于此34年。 10月27日,国产软件龙头用友发布了2022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根据财报,用友前三季度营收为55.95亿元,同比增长13.4%。其中云服务业务,实现收入35.46亿元,同比增长40.4%,占整体营收的比例达到63.4%。 从财务软件起家,到ERP(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再到“上云”,作为行业龙头老大的用友这34年不仅见证了中国企业服务产业的发展,更是能够在每一次浪潮中抓住机会。 但是当前企业的核心需求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流程优化和提高效率,而是如何快速地响应市场,进行商业创新。这不仅是摆在众多企业面前的挑战,也是用友的。 那么其给出市场的答案——BIP(商业创新平台),究竟是噱头还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解? 01、每次都踩对点? 在信息技术这个浪潮下,有些企业很幸运地站在了技术革命的浪尖上,用友便是其中之一。 做财务软件起家的用友,软件产品一直是其营收的大头,从2022年三季度财报来看,占公司九成收入的云服务与软件业务实现收入55.53亿元,同比增长19.1%,其中云服务业务独占六成。这也意味着用友在2012年全面向云转型后已初见成效。 与上世纪80年代,联想、汉通、方正、汉卡在电脑行业的激战不同,软件行业这一“无人之境”却鲜有人涉足。与电脑这个舶来品不同,我们熟知的办公软件WPS和用友财务软件都是国产自主研发。 1988年,金山办公创始人之一的求伯君发明了WPS,标志着中国办公软件的开端。这一年,身处中关村的用友网络(更名前为用友软件)诞生了,创始人王文京创办用友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软件会像汽车一样成为一个产业。 短短3年时间,用友便成为国内财务软件的龙头,甚至在1999年的市场份额高达40.1%,并于2001年成功上市。如果说,用友的诞生是抓住了当时手工记账模式无法满足企业发展的这一“痛点”,那么转型ERP,则是早早抓住了企业资源管理的需求。 1998年,用友发布了ERP软件“用友U8”,标志了中国企业服务真正走向了ERP时代。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业资源管理),这是诞生于90年代,在库存管理思想MRP(Material Requirements Planning)基础上的一种企业管理思想,从最初的仅仅针对生产制造的环节延伸至了整个业务流程重组的管理系统。 简单来说,ERP覆盖了客户、项目、库存和采购、供应、生产等管理工作,通过优化企业资源,使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全方位地发挥自身潜能,取得最大的经济效益。 和消费型产品如苹果手机、服装品牌阿迪耐克,“拿来就用”的特点不同,企业级软件服务受制于市场环境、国情、付费模式等区别,有着显著水土不服的现象,这也成为国产ERP崛起的重要原因。 根据阿里云创新中心、鲸准研究院等联合发布的《2021年中国工业软件发展白皮书》公布的数据,2021年中国国产ERP软件占整体市场的近70%,其中,用友的市占率最高,达到了40%。此外用友2021年在中国企业级SaaS(软件即服务)超大型企业市场的占有率第一,达到17.5%。 需要注意的是,如国人花了10年时间去接受可口可乐一样,当前的ERP管理思潮也是得益于“向国外先进企业学习”的背景,因此采用已经被国外成功企业验证过的Oracle(甲骨文)和SAP(思爱普),无疑更有可能获得“先进的理念”以及“方法论”。 但是在数字化的催化下,企业面对的业务越来越复杂,与市场的触点越来越多,传统单一的战略方法越来越无法满足复杂商业环境的多变需求,企业亟须做出调整,以确保业务有效性和持续竞争力。 这些商业变化也让一些海外巨头有些吃不消。今年8月,继全球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服务提供商Salesforce中国区解散后,甲骨文也传来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用友2022年前三季度反而新增4278人,同比增长20.4%,员工总数达到25276人。 与此同时,用友8月发布了里程碑式的新品—“用友BIP3”,定位为数智商业的应用级基础设施、企业服务产业的共创平台,经过不断升级后,实现了从平台技术、应用架构到场景服务、生态体系全面突破创新。 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表示:“企业信息化时代的支撑系统是ERP,而数字经济时代,企业的核心支撑系统是BIP,用友的BIP将会成为引领未来创新的核心平台。” 02、底气从何而来? 从财务软件到ERP再到BIP的“三步跨越”,作为软件龙头的用友喊出“商业创新”的底气是什么? 如“蓝色巨人”的IBM一样,用友在自己的经营上始终固守自己的核心区域,很谨慎地开拓新的领域。不过从技术角度来看,用友却极富创新。 从这个角度看,用友BIP针对大型、中型、小微企业三箭齐发,可以用“1+10+N”来概括,基于社会化商业模型、事项法会计、特征体系、多维组织、PDCA管理循环、场景化应用可组装等领先架构,构建了1个企业数智化的强大底座——用友BIP PaaS平台iuap,其中包括了业务中台、数据中台、智能中台,以及低代码开发平台、技术平台和连接集成平台;而在运营管理的应用层上,用友BIP覆盖了10大核心领域,智能财务、数字人力、敏捷供应链、智慧采购、智能制造、数字营销、数智研发、数字项目、数智资产及智慧协同;同时用友BIP还以产业共创共荣为目标,构建了开放的全生态体系,联合N多的业内伙伴共同为企业客户提供数智价值。 简单来说,用友就是想通过BIP这样的数智创新平台去代替传统各自为战的ERP产品,通过线上线下一体化、国内国际一体化、以销定产一体化,实现上下游生态和社会化资源的连接联动,驱动企业的高增长。 这背后除了要懂企业的需求之外,更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去解决“痛点”问题。毕竟以往大型企业部署Oracle或SAP,技术代差是原因之一。 在国产替代化浪潮以及新兴技术的涌现下,给了用友等厂商发力的机会。这些年用友始终保持着对于研发的高投入,2022年前三季度更是达到了20.55亿元,同比增长31.7%,占营业收入的36.7%。要知道“医药一哥”恒瑞医药2021年的研发投入约为22%。 不仅持续保持着高研发投入,在技术创新上更是走在前列。据悉BIP这一创新平台中很多技术都是全球首创,比如YMS云中间件技术,实现跨云技术突破和多云适配能力;云上云下一体化交付体系,让企业私有云平台体验到公有云的更新效率,让升级更简单;多租户多数据中心技术,实现多云异构的“云上管理,云下运行”等。 就拿水泥行业的痛点问题来说,以龙头企业天瑞水泥为例,有产能严重过剩、环保压力巨大、人工成本上涨等问题。用友通过设备连接、智能监控、大数据分析、智能物流、交易服务等方面,帮助天瑞水泥实现了智能化生产和商业运作。 不过,这只是用友解决行业痛点问题的局部缩影。10月29日,由国资委指导,在新华网与用友联合举办的2022国有企业数智化峰会上。王文京透露,已有超过3.3万家大型和中型企业应用用友BIP进行数智创新,包括中国一汽、中船信息、中盐集团、中国烟草、国投集团、中国移动、中国南方航空等央国企客户。此外吉利科技集团、碧桂园服务、宅急送等也在其客户名单之中。 除了外部竞争以及内部的自我升级外,也是市场、企业不断变化的需求在推动着用友。从企业的规模角度来看,中国EA(Enterprise Application,企业级应用软件)市场2021年下半年,大型企业(员工人数500-999)的占比有所提高,主要是来自于业务的快速增长和如何运营的需求;超大型企业(员工人数1000+)目前主要以传统OP(On-Premises,本地部署)模式为主,集团管控、共享中心以及私有云部署是这个超大型企业未来主要的需求点。 据埃森哲与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合作推出的《2020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研究》报告指出,尽管数字转型全面展开,依然只有少数中国企业转型成效显著。具体来看,该报告抽样调研的九大行业近四百家中国企业中,仅有11%中国企业的数字化投入已转化为出色的经营绩效。 其中,行业领军者的快速转型得益于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充分意识到数字技术是企业业务转型的重要途径与赋能手段,因此大力推动企业的数字化。 毫无疑问的是,身处商业变化剧烈的时代,企业必须身处在一个开放的生态,有自演进、自生长的能力。在疫情之后,很多企业不再“谈数色变”,但数字化转型并非一蹴而就。 对于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目标是解决业务挑战,而非“技术炫技”。毕竟,商业史从来没有真正的终局,只有以终为始,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03、长期主义“没有终局”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已成为众多企业应对“不确定性”的最优选择。根据TOE和TAM模型,技术的使用主要源于环境与认知的改变。 身处大潮之中,数智化地普及推进已成为企业生存发展的必要条件。在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过程中,许多企业则暴露出许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烟囱式信息系统、数据孤岛等现象非常普遍,软件功能普适性差、定制化二次开发工作量大,设备智能互联及远程运维困难,人效、物效、能效提升创造价值的工具和手段不足等问题。 毫无疑问,深耕企服市场34年的用友是最懂企业的。To C互联网的很多产品,尤其是PGC/电商/垂直平台,转换成本相对较低,用户一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适应另一个有竞争力的产品。 而对于To B企业来说,不仅在供应、报销、采购、销售等与外界交流较多的模块需要定制化开发和实时更新。企业还需要时间和资源来采用、部署和培训使用SaaS产品。因此,替换到其他同类产品的决策链通常较为复杂,因为公司将不得不承担合同违约、重新部署、重新培训、重新调整和重新适应的增量成本。 简单来说,BIP商业创新平台不仅帮助企业在内部实现流程优化的提高效率,更重要的是,如何快速响应市场,提高企业的敏捷度,从而实现企业不断进行商业创新的能力。 埃森哲研报指出:“在数字转型的浪潮中,虽然行业特征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企业数字转型起点不同,但是行业本身从未限制企业的未来。” 在涵盖芯片、服务器、存储等行业的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信创)迎来国产化浪潮下,“数字经济”一词自2017年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后,2019年至2022年更是连续4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包括“壮大数字经济”、“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加强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 可以预见,企业云服务和软件领域的信创国产化替代还将进一步加快,在数智化、国产化、全球化三浪叠加的历史战略机遇面前,数字化转型将成为企业“进化”的过程,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涉及企业的方方面面。 著名的“金融大鳄”索罗斯说过:“我不害怕风险,我害怕不确定性”。对于企业来说,面对疫情后诸多的不确定性,运用商业创新平台(BIP)的新思维并不是一个终点,而是持续开始的起点。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