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概念股低开,分析师称全球将有一成iPhone生产受影响-iphone-智能手机-郭明錤-鸿海_网易订阅

富士康概念股低开,分析师称全球将有一成iPhone生产受影响|iphone|智能手机|郭明錤|鸿海_网易订阅
10月31日早盘,富士康供应链公司股价出现异动。根据wind显示,富士康指数开盘跌1.36%。截至发稿前,A股富士康供应链公司工业富联报8.15元,跌1.57%,港股富智康集团报0.650元,跌2.99%,母公司鸿海集团早盘跌1.44%。尽管鸿海董事长刘扬伟亲自“指挥”,但富士康目前所遇到的供应链依然较大。鸿海是富士康的母公司,在最新的声明中,该公司表示,郑州园区与政府配合防疫,目前状况已在逐步控制之中,集团也会协调其他厂区产能备援,以降低可能的影响。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30晚间通过推特发布了一些苹果iPhone供应链上的生产变化,预计富士康全球10%的iPhone生产受影响。分析师预计10%iPhone生产受影响今年10月,苹果公布了2021年供应链名单,全球目前苹果供应商高达190家,仅中国大陆供应商就超过50家,是苹果最大的供应地区。而作为苹果在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疫情对于富士康等供应链的影响也牵动着苹果手机的销量走向。苹果在中国拥有近万名直属员工,其供应链上还有数百万名工人。10月30日晚间,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在推特发布苹果供应链的相关评论,涉及鸿海富士康、和硕、立讯精密等。郭明錤表示,富士康原计划从今年11月至12月逐步减少iPhone产能,以应对季节性问题。在郑州富士康iPhone工厂进入闭环生产后,降低iPhone产能的计划将推迟。由于郑州富士康iPhone工厂是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的,目前全球有超过10%的iPhone产能会受到影响。不过,这一事件并没有改变目前iPhone供应链的出货量预测。预计富士康的产能将在几周内逐步提高,对4Q22iPhone出货量的影响应该有限。但郭明錤也同时表示,苹果正与和硕、立讯精密讨论将iPhone 14/14 Plus产线转换为iPhone 14 Pro / 14 Pro Max。立讯精密预计最快在2023年Q1初将开始出货iPhone 14 Pro。此前,对于立讯在代工领域的动作,刘扬伟曾在此前的一场财报说明会上表示,鸿海和客户的关系不是一两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产业炒得沸沸扬扬,那就说明这个行业还有搞头。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说明这行业搞不下去了。”刘扬伟表示,行业增加竞争对手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只要是良性的竞争,相信会对产业有帮助,能成为产业进步的动力。他认为,其他厂商的结盟对富士康影响有限。从体量上看,按照立讯精密2021年营业总收入1539亿元计算,目前仍不足富士康一个月的营收。在富士康(鸿海集团)公布最新的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富士康总营收4.66万亿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10480亿元),而在9月份营收8223.23亿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1850亿元)。但受消息面影响,今日立讯精密早盘高开,截至发稿前,涨幅达到8.90%,报29元每股。富士康供应链接受考验富士康(Foxconn)科技集团(简称“富士康”),是全球第一大电子代工工厂,也被外界称为“代工之王”。根据中国2020年中国对外贸易500强研究报告,全国出口企业十强分别为郑州富士康、上海达丰电脑、华为终端、深圳富士康、成都富士康、中石化、昌硕科技(上海)、深圳华为、名硕电脑(苏州)、中石油。根据富士康官网数据,2021年,该集团营收约人民币1.35万亿,进出口总额占大陆进出口总额约3.6%,进口总额占3.2%,出口总额占3.9%。目前在可以查询到的鸿海大陆子公司中,大致分布于五大片区,它们共同组成了外界认知中的富士康。据记者了解,这几类一类是以深圳为核心,辅以东莞、佛山、惠州等珠三角城市圈的华南片区,该区域目前涵盖了大部分6C产品及其配件的研发、加工制造;第二类是始于1992年的,以昆山为核心,辅以上海、淮安、常熟、杭州等长三角城市圈的华东片区,该区域以便携式电脑及其元件的生产制造为主业;第三类是始于90年代末期,以烟台为核心,辅以晋城、廊坊、大连、天津、秦皇岛、营口等环勃海城市片区,该区域主要以手机等移动设备及通信通信等专业设备,和新能源等新兴产业的研发制造为主;第四类则是以太原、武汉为核心,辅以晋城、重庆、成都等内陆片区。第五类则是河南片区。自2011年下半年富士康苹果手机项目进驻河南以来,富士康占河南省外贸进出口的比重从2011年的28.7%一直攀升至最高峰2015年的67.5%。在富士康的带动下,很多智能手机品牌向郑州航空区集聚,推动了郑州航空港智能手机产业园于2014年1月提前投入使用。至2015年,郑州航空港区生产的智能手机就突破了2亿部,占全球智能手机供货量的七分之一。从产能布局来看,郑州富士康在当地拥有三个厂区,分别是郑州航空港厂区、经开区厂区、中牟县厂区。郑州厂区也是富士康为苹果生产iPhone的主要制造基地,有超过90条生产线,约30万名工人。IDC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出口占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额的27%,其中有1/4的出口额来自河南省,而富士康郑州工厂更是占河南省贸易总额的60%以上。2022年1月,郑州海关发布信息称,2021年,河南外贸进出口总值达8208.1亿元,同比增长22.9%,高于全国进出口增速1.5个百分点,以手机产业链为主的机电产品进出口占全省外贸比重超六成。其中,仅手机的出口总额就高达2727.2亿元,同比增长17.8%,占到全国的28.9%。有消息称,目前富士康的一把手刘扬伟过去几日“亲自坐镇”了解状况,让当地厂区维持正常生产,并下达“照护员工是首要原则”的指令。一位富士康前任管理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每个量产产品背后都是一串供应链,为了保障生产,一直以来董事长都是亲自管理。为了保证生产,在今年,富士康苹果相关产线的招聘工资也做了相应调整。在富士康内部招聘平台显示,今年7月份郑州厂区招工奖金最高为每人1万元。其中,介绍人奖金为每人500元。求职者奖金有所不同,制造部门关键岗位奖金为每人9000元至9500元。但尽管如此,苹果的产能依然处于紧缺状态。iPhone 14 Pro Max从下单开始,创下苹果历史上最长“待机时间”。对于当前的产线以及工人流动情况,截至发稿前富士康方面并未做出回应。但在最新的声明中,该公司表示在充分尊重员工的去留意愿,并做好点对点保障。“对于自愿留在企业生产生活的员工,将进一步优化、细化各项疫情防控措施,定期对厂区、员工宿舍消毒,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全力组织好企业无疫情车间厂区的生产。”富士康方面称。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